电子烟资讯

线上电子烟被掐,线下电子烟门店逼近未成年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线上电子烟被掐,线下电子烟门店逼近未成年人
0 0

线上电子烟被掐,线下电子烟门店逼近未成年人,以下是全文。

线上电子烟被掐,线下电子烟门店逼近未成年人  电子烟离未成年人有多近?绚丽多彩的宣传图、多种口味的烟弹、靓丽时尚的烟杆,电子烟正吸引着充满猎奇心理的未成年人。

  自国家市监局和烟草局明文要求电子烟“断网”,从所有线上渠道下架。取而代之的是,各品牌纷纷发力线下布局。近日,南都电子烟产业研究课题组走访调研发现,电子烟门店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深圳各大购物中心和大街小巷,甚至某些门店也毫不避忌在学校附近设店、或增设销售电子烟产品,电子烟离未成年人越来越近。

电子烟遍布校园外围,最近销售点离校门仅有马路之隔

从线上到线下,电子烟疯狂的线下布局似乎让未成年人更易了解、接触。

在新洲小学东南门附近200米半径内,仅是销售电子烟的“专卖店”“体验店”就有5家,悦刻、暴雪等知名雾化品牌在内。其中,最近的一家悦刻专卖店就位于新洲九街的校门旁,与新洲一街交界路口的转角位处,根据地图软件显示,从该门店位置步行到校门距离仅有115米,耗时只需1分钟。

电子烟产业研究课题组成员走访时正值学生午休放学时间,经过该门店的学生较多,电子烟产业研究课题组在门店外驻足观察两分钟内,便有两名身穿校服的未成年人进店,研究店内的产品宣传图,店内人员却未作出劝离。

悦刻电子烟  电子烟产业研究课题组进店沟通中得知,相关店员表示,因选址还不错,该门店目前营业额比较可观的。被问及离学校近距离设店是否会对未成年人产生不良影响时,该店员告知门店经营是已获得相关资质批准的,同时也拒绝向未成年人出售产品。

  “公司明确要求不能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产品,若因出售给未成年人被执法部门查处,门店得不偿失。”店员表示。

尽管门店明确不会向未成年人出售,但炫酷的包装和仿真水果、饮料的口味确实容易引起好奇心强的未成年人关注。在学校附近的电子烟门店外,电子烟产业研究课题组成员发现,不少学生经过时都会对店铺好奇观望。

除了专营店,电子烟产品遍布学校附近的商店,电子烟产业研究课题组成员沿新洲小学附近主要道路观察发现,连锁便利店、零食商超、数码产品店、小卖部、邮政报亭内都能看到电子烟产品的身影,且放置于门店收银柜台旁明显处。学生进店消费时,电子烟一次性产品和烟弹几乎触手可得。

电子烟

  同样,在南山中英文学校东门外的石洲中路,电子烟产品更成为各零售商铺的标配,有销售点直接将电子烟产品放置于店铺门面显眼处,并配以“这一口,绵柔顺滑”的广告语,相比之下“禁止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字眼并不明显。同时,该店铺距离学校仅有马路之隔,不足50米。

零售接纳电子烟产品意愿高,校外50米范围保护有限

6月1日正式实施的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明文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并明确主体责任和处罚措施,其中第五十九条明确规定,学校、幼儿园周边不得设置烟、酒、彩票销售网点。

根据《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第十四条要求,医疗卫生机构、未成年人教育或者活动场所、专门为未成年人服务的社会福利机构等场所内不得销售烟草制品。中小学校、青少年宫出入口路程距离五十米范围内不得销售烟草制品。其中亦包含对电子烟管制。

然而讽刺的是,中小学校校门外的电子烟产品却是随处可见。同时,对于未成年人流量较大的必经道路上,50米的范围限制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实在有限。

而高利润,低准入门槛让更多商铺乐于引入电子烟产品销售。

有电子烟从业人员告知课题组成员,尽管有消息称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或将参照卷烟有关规定执行。但目前销售条件仍只需取得“电子产品”的营业执照,零售店销售电子烟产品的准入门槛并不高。同时,电子烟利润之高会吸引更多入局者,即便门店以低于产品市售价近两成的价格出售,门店仍然能有盈余。

电子烟步步逼近未成年人青少年使用电子烟高于卷烟

尽管国家逐步出台相关政策来规范电子烟销售,保护未成年人免受侵害。但产品的吸引力及易获得性,让电子烟步步逼近未成年人。

据去年6月1日,深圳市控烟办、深圳市慢性病防治中心联合发布的首份《深圳市青少年烟草流行调查报告》中显示,保护青少年远离烟草的形势仍很严峻,烟草对青少年的诱惑越来越低龄化,其中电子烟在青少年人群中使用率达到了2.5%,高于卷烟的2.3%。此外, 32.6%的被调查学生报告学校周边存在烟草销售点。

在南都电子烟产业研究课题组的走访调查结果中,未成年人极易接触电子烟产品的观点同样得到印证。从走访的多个知名雾化品牌中,虽均有推出各种未成年人保护计划,要求销售端禁止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产品,但落实情况却不如人意。  电子烟品牌  例如,作为行业龙头的悦刻自2019年开始打造“向阳花系统”,称“以暖科技打造严密未成年人保护网”,多次在国家强调未成年人电子烟销售问题时发声,要求线下门店在销售过程让用户通过线上注册,且以“一物一码”的方式阻断未成年人购买,但在实际销售中,有门店并未如品牌声称般执行,在南都电子烟产业研究课题组成员购买产品的全过程中,未要求注册输入任何信息;

知名电子烟品牌小野同样在今年6月1日时发布“vvild小野致所有商业合作伙伴的公开信”中,“任何人购买电子烟时必须出示身份证进行核验”的语句赫然可见,但课题组成员同样能在无出示任何年龄证明之下顺利购买。

另外,还有更多品牌门店仅停留于依靠销售人员对顾客的外貌辨别,凭借目测来区分未成年人。但实际是否能够奏效,彻底避免未成年人购买,恐怕店铺亦无法信誓旦旦地保证。

“如果有长相较为成熟的未成年人前来购买,我们辨别有误,也是没办法完全避免的。”多家门店如此告知课题组成员。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说线下门店唯恐承担风险仍会采取措施有所规避,而线上渠道则是销售端不断试探的“法外之地”。课题组成员通过输入电子烟的相关拓展字眼在电商平台搜索,悦刻、柚子、魔笛等品牌都能从电商平台购买,表面售卖电子烟周边产品,但实际寄送的是电子烟产品。

同时,微信更是门店销售的“标配”动作,销售门店通过开通微信,通过朋友圈、对话框直接触达用户传播。课题组成员添加各品牌专营店中的微信,购买过程畅通无阻,从未提及要了解用户年龄。利益当前,微信另一端的用户是否已经成年似乎已成次要。另外,课题组曾向某门店表示,打算以微商的方式销售电子烟,后者则告知可以低于门店销售价为微商提供产品,后续销售规范将即完全脱离品牌管理。

南都电子烟产业研究课题组观点

近年来,电子烟行业在国内步入高速发展阶段,同时行业亦隐藏着对未成年人健康的威胁:校外遍布设店设点、门店验龄措施松散、网络销售死灰复燃……电子烟销售端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漏洞百出,让产品“入门效应”尤为明显。而未成年人缺乏正确认知,猎奇心理容易让其过早接触电子烟产品。

降低未成年人接触电子烟和烟草制品的机会,营造利于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环境至关重要。除了国家法律法规层面的管控、电子烟行业规范标准需加快出台,面向未成年人,电子烟销售端更需多一份自觉和良心,企业亦亟需在利益驱使下,寻求自控自制的平衡点。

专注电子烟品牌加盟、资讯、产品评测。

ZF管控电子烟?依然在风口吧?!最大电子烟代工厂上半年利润预增 138%

上一篇

注意:不是针对电子烟,这四种烟一定要少抽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热门电子烟分类

电子烟热门话题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