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资讯

电子烟花式“围猎”年轻人,下有对策,上就有政策了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电子烟花式“围猎”年轻人,下有对策,上就有政策了
0 0

资讯:电子烟花式“围猎”年轻人,下有对策,上就有政策了,以下是全文。

“长久以来,电子烟一直游离在监管真空地带,工信部公开征求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修改意见,意味着电子烟将进入‘严监管’时期”。

常年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电子烟,如今迎来了监管的亮剑,3月22日,工信部公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在附则中增加一条,作为第六十五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这意味着,电子烟属于烟草的身份得到明确。

公开征求对《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的意见

  而这对电子烟行业来说,无疑是重磅利空,根据《烟草专卖法》的规定,传统卷烟的生产、流通和零售都需要专门的许可证,分别对应为: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烟草专卖批发企业许可证和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如果电子烟“参照卷烟”,也就意味着电子烟品牌方将失去主动权。

头部企业迎来至暗时刻

“长久以来,电子烟一直游离在监管真空地带,工信部公开征求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修改意见,意味着电子烟将进入‘严监管’时期”,有业内人士直言,思摩尔国际和雾芯科技将迎来冲击。

的确,在征求意见稿发布当天,雾芯科技作为美股的行业龙头,当晚暴跌47.84%,单日蒸发市值合人民币超930亿元,港股上市的电子雾化设备代工龙头思摩尔国际亦是如此,3月23日,电子烟代工龙头思摩尔国际大跌27.22%,单日蒸发市值合人民币超89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思摩尔国际前身为深圳麦克韦尔,主做电子烟代工,客户包括日本烟草、英美烟草等,2015年12月,深圳麦克韦尔在新三板挂牌上市,2019年6月5日从新三板摘牌,在不到3年时间里,其股价从上市时的9.67元涨到最高124元,增长超10倍。

退市一年后,“为实现建立国际融资平台并使股东价值最大化”,麦克韦尔更名思摩尔国际再登资本市场,2020年7月10日,思摩尔国际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12.4港元,募资68.6亿港元,当日思摩尔国际收盘时股价为31港元,较发行价上涨150%。

大幅增长的业绩让思摩尔国际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招股书显示,2019年,在全球前五大参与者以收益占全球电子雾化设备市场的30.5%,思摩尔国际为其中全球最大的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按出厂价划分的收益计),占总市场份额的16.5%。

作为电子烟的头部供应商,监管政策始终是悬在思摩尔国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此,中信证券研报指出,在极端情形下,假设雾化电子烟的监管最终成功纳入《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执行范围,思摩尔或仅在大陆保留雾化设备生产业务不接触烟油,预计2021年思摩尔调整后净利润下调20%-25%左右至约45亿,未来3年业绩CAGR由40%左右下修至30%左右。

雾芯科技旗下的悦刻电子烟是国内雾化电子烟的龙头品牌  同样地,雾芯科技旗下的悦刻电子烟是国内雾化电子烟的龙头品牌,在2020年市场占用率接近70%,今年一月末,成立刚刚三年的雾芯科技在资本的助推下,以“神速”登陆纽交所,并在上市当天受到投资者追捧,首日股价即暴涨145.92%,收盘市值达458亿美元。

  据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2019及2020前三季度,雾芯科技期内净利润分别约为-28.7万元、4774.8万元和1.09亿元,即2019年起由亏转盈,值得注意的是,雾芯科技2019年加速线下扩张,到2020年前三季度,悦刻的线下渠道收入同比翻番至22.01亿元,授权分销商110个,专卖店超过5000家,零售店10万多家,销售给线下分销商的收入占比从60.2%升至98.2%。

“这些经销网络是雾芯科技成为头部雾化电子烟品牌第一名的主要原因和护城河,但这条护城河显然有些浅,一条新规便可能让其彻底干涸”,有业内人士直言,如果电子烟监管完全“参照卷烟”,将雾芯科技的门店纳入“专卖”体系,代理商和经销商的作用会被大幅削弱,而且电子烟有可能会变成像现在的“黄鹤楼”、“红塔山”一样,取消单一品牌门店的专卖模式。

而按照传统卷烟的计划生产制度,电子烟的销售逻辑将被改变,其在价格层面或将失去自由定价权,丧失品牌溢价后,一部分利润空间也将被吞噬。

另外,根据推算,传统卷烟的征税占到销售价格的60%左右,而目前雾芯科技披露的毛利率还不到40%,显然,像卷烟一样的重税,对雾芯科技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花式“围猎”年轻人

“电子烟行业是应该受到监管了,目前,在许多商场和超市,电子烟和未成年人用品(文具等)摆放在一起进行销售,极大刺激了青少年的购买欲望,”有业内人士直言,近几年来,在资本的助推下,打着健康、时尚招牌的电子烟,在年轻人中风靡一时。

地铁店面、沿街商铺、百货柜台……电子烟销售门店早已遍地开花,一些门店更是通过赠吸、低价试吸、开“盲盒”等花样百出的方式“围猎”年轻人,让年轻人产生浓厚兴趣,从而有了尝试的欲望。

在一些卖家和“玩家”的推广下,电子烟甚至和“街头”、“潮流”、“亚文化”、“蒸汽朋克”等标签联系在了一起,在某视频网站上搜索“电子烟”,能找到很多让人“种草”的视频、许多炫酷的吐烟圈视频,播放量数十万甚至上百万。

很多人感觉这种“吞云吐雾”的画面很炫酷,“怎么吐圈啊”、“有玩鼻烟的吗”,甚至有人直言“想试试电子烟,有谁能推荐几款吗?”

要知道,该视频网站的用户以年轻人为主,也一直被网友们称为是年轻人的聚集地,“我跟你讲,你只要买一烟杆子,剩下的烟弹都随便换的,我觉得西瓜味的比较好抽”,说话的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年轻男孩儿,他叫王乐乐,刚满18岁,今天刚放学,他就拉上了班里关系最好的一个朋友,来旁边的商场里买电子烟弹。

他一边给朋友介绍各种口味,一边让店员给他拿了三盒烟弹,两盒西瓜,一盒草莓,他怂恿朋友,“来一口尝尝,可甜了”,朋友觉得麻烦,他又开始推荐旁边的一次性烟杆,说可以先买来“看看能不能适应”,在他的劝说下,朋友最终买下了售价39元的一次性烟弹,可乐冰块味。

“第一次接触电子烟差不多是15岁”,2002年出生的他,被身边的同学带着抽了几口,觉得体验不错,“抽完了感觉嘴巴甜甜的”,两年前,他成为了该品牌的忠实消费者,平均三天抽完一颗烟弹。

在山东一家超市上班的00后小晶,平时喜欢把电子烟挂在脖子上,时不时抽上两口,“我抽电子烟一年多了,最爱草莓味的,之前看到身边有朋友抽,觉得还挺潮,听说也没什么危害,就跟着抽起来了”,小晶说。

据小晶介绍,电子烟在她的圈子里很常见,她不少朋友都是电子烟的“粉丝”,过节、过生日时也会有人送电子烟作为礼物,她认为,电子烟之所以能够迅速在年轻群体中流行起来,不仅仅是因为电子烟的各种烟弹味道很有趣、很好入口,而且烟弹里的成分没问题,“甘油没毒,顶多香精和那些添加物有点危害,但比香烟燃烧后产生的多种致癌物质要好多了”。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20年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初中生电子烟使用率显著上升,而早在2015 年,北京师范大学的团队就对 2024 位 12 至 18 岁的青少年做过调查,结果显示90% 以上的青少年听说过电子烟,超过 1/4 的人曾使用过电子烟;2019 年,中国新闻周刊曾报道了卫健委的预估数据,我国 15 岁及以上的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大约在 1000 万。

“电子尼古丁输送系统”

日渐走红的电子烟真像广告里描述的那样无害无瘾吗?有业内专家表示,电子烟的原理是通过电子加热,将液态状的或者“烟油”蒸发,制成烟雾被吸入体内,听起来好像与卷烟用火点燃的烟雾有些不同,但事实上,这可能是一种更危险的成瘾方式。

世界卫生组织把电子烟称作“电子尼古丁输送系统”,有业内专家直言,青少年如果通过电子烟成为尼古丁的依赖者,今后会更容易成为传统卷烟的消费者,长期使用含尼古丁的电子烟,可能会增加罹患肺癌、心血管疾病等相关疾病的风险。

的确,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研究团队报告称,他们让40只实验鼠连续54周暴露在含尼古丁的电子烟烟雾中,结果是,有9只(22.5%)出现了肺癌,此外,有23只(57.5%)出现了膀胱增生,患癌风险增加。

此外,当前市场上流通的很多电子烟还存在不安全成分添加、烟油泄漏等质量安全隐患,业界普遍认为,所谓“电子烟损害小”的说法只是烟草业的宣传策略,尼古丁标志不规范、浓度不实,尼古丁之外的有害物不加以说明,这些都极易误导青少年消费者,由于大多数人对电子烟这种新生事物了解不多,且相关的监管也尚未到位,因此电子烟生产厂家在利益的驱动下希望吸引人们使用这种声称可以达到戒烟效果的产品,却对其产生的诸多有害物质及后果只字不提。

电子烟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电子烟产业包括生产、批发、销售、广告等,一直游离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规制范围之外,而且很多消费者受到误导,误认为“电子烟不是烟”、“电子烟无害或者低危害”、“抽电子烟有助于戒烟”等,征求意见稿就是为了弥补法律漏洞,消除监管盲区,这是推进烟草监管法治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专注电子烟品牌加盟、资讯、产品评测。

6亿补贴1年要开万家专店,电子烟的路都这么疯狂?

上一篇

电子烟货不经手就赚40%!重压下,暴利还会存以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热门电子烟分类

电子烟热门话题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